柳三遍

春秋战国的故事是好故事

青春作伴好还乡。(此处被擅自改成了另一个青春的意思。)


明天要再次进京革命,同石油城说为期半年的再见了。浪漫因子作祟,要留一点酸梅汤,等家乡的月亮出来和我小酌一杯。


今天它没在,有点可惜。是不给面子还是不愿意和我说再见呢?总之我举杯邀明月了,向我们小城和夏天说再见。


酸梅汤很好喝,我决定把这项活动定为每个夏天末尾的常设项目。

昨天晚上的照片。

在云涡中心捕捉到了小郑。

然后和小郑擦肩盘旋而过(。

整理高一学习生活的沙雕图。

我有个非常伟大的构想:等我老成老太太,可以倚老卖老的时候,就每天早上六点,拎着唢呐往小区楼道窗口一靠,开窗放声划破天际啊!就吹《百鸟朝凤》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做小鸟合唱团首席领唱啊!

想画小郑开着他挂豫A11166牌照的奥迪A8 载着他汴哥半夜十一点郑州绕城高速上飙车

求大家多关注一下菏泽和濮阳二位小同志!

一位是(真正意义上的)牡丹花美男,会弹古筝会打架,熬得一手好羊肉汤做得一手好水煎包,豪爽仗义侠骨柔情心系百姓直撞南墙人高马大山东小伙!

一位...一位童年浸在蜜罐子里,是卫国国都帝丘城,享受着“卫多君子其国无患”和桑间濮上的文化氛围,在战国乱世中还算安稳,不过当了没四百年国都又一下摔了个惨的...他卫是最后一个被灭国的,做了一会儿名存实亡的国都,看着土地一点点被蚕食却独留他一人,童年的收尾可以说是相当惨了。后来黄河水患一年接一年,够惨吧;黄河好不容易安分一会儿,窗外一瞅哟豁打仗了;虽然屡次被委以次级行政区划的治所,但是很不幸地又一直罹难于黄河水灾,和大运河也沾不上边;北宋的时候光荣成为宋辽界前线,澶渊之盟了解吧;后来一直沉寂啊沉寂(还在黄泛区里),抗战时自个儿家成为日统区,只得跑菏泽参加革***命去了,空牵挂1942的灾情却身在异乡无能为力;建国了,挖出来石油才得以建市,靠工业好不容易城市化了,可是这才近四十年油田就半截进土了,未来一片迷茫啊;从建市往后数长达三十来年没有客运火车站,高铁站2021才正式通车,惨啊,要想富可是得先修路啊。替他卖了这么多惨,只是想说,你看,他这么惨他还没疯,真坚强呢!铁人精神!学习!性格没有扭曲是个奇迹了,多亏有他姐姐鹤壁关爱他,还(比菏泽)懂怎么爱人。虽然平常话不多但是你看,经历了大起大落落落落落落落的人就是沉稳!

其实菏泽也惨,不过是一直无人爱他不觉得惨而已...当我想夸濮阳的时候我是没有词的,可能因为只在此山中吧,离得近反而总结不出来。不过他惨是板上钉钉的 唉 他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嘛!这没有办法,可我还是喜欢他呀

    我爸那一代人,和别人介绍自己结婚对象的时候大抵都会说:“这是我爱人”。我真的好喜欢这个称呼啊!音节也动听

《滚滚红尘》和《牡丹亭外》是我自封的爱情歌曲二天王了!前者让人自动代入长洛,后者让人自动代入宝黛,呜呜呜。写得真好啊,一听就要掉眼泪了

    我弟和他堂妹,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,把我妈一架子的护肤品和化妆品都给糟蹋了,我爸的也不落下。我在饭桌上跟我爸说,还好我妈口红少且藏的深,不然撅断几根那玩意儿我妈更生气。

    还好我爸柜子带锁,不然迟早也得殃及他那一书架的邮票。要是他的邮票遭受浩劫,可能我弟弟已然被打得坐不了凳子了。

    长这么大,这么惨烈的熊孩子事件我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。我妈特别生气,俩人也挨了打。我完全能理解我妈的心情,我也认为他们挨打理所应当。我一向不参与他们教育孩子的活动,这次我忍不住说了俩小孩两句。

    或许好奇是小孩的本性,站在这点立场上还可以为他们辩护。可事件背景是,他们已经这样做过一次了。上次我妈很理智地处理了,仅仅是批评教育和面壁思过而已。

    我弟弟是个没规矩的小孩。不仅没有规矩,他还特别擅长找理由和推卸责任。不仅特别擅长找理由和推卸责任,他脾气还大,还喜欢大声尖叫回击、理直气壮地辩驳和大吼,一副我无罪的样子。似乎他才是这个世界上衡量对错的标准,忤逆他就是与正确背道而驰。我扪心自问,可是我小时候似乎真的没有这么讨厌过,至少没有露骨地昭示过这种自我中心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明明是同样的家长。我弟弟甚至还拥有一些小时候我缺失的东西。

    就在刚刚,他还不服地辩驳。我实在不想使用“狡辩”一词,可是他的嘴脸真的、真的很恶臭。我也讨厌他“我下次再也不”的论调。这次是两个小孩团伙作案,他堂妹我也不喜欢。或许团伙作案,他们各自的动机都可以粉饰成“被撺掇”,可究其本质他们都没规矩。规矩必要——这点我以前怀疑过,但它不是可以轻易否认的。

    家教很难,容错率低,何况跟小孩相处也累。我弟弟属于难驯化的,以后要走的路也长。他屡教不改已经不是一两次了,如果一直这样他就会成为一个被所有人讨厌的小孩。我是很希望我爸我妈可以揍他一次,毕竟所有理性的方法都用过却不凑效。可能对付这种小孩,真的是来一次狠的才会长记性吧。不是气急,他们也下不了手。何况被狠揍也会留下跟随一辈子的心理阴影。家教好难啊。

    我要感谢我与我弟弟十二岁的年龄差,我也要感谢他生对了时间,他最熊的时候恰逢我上高中,恰逢我成为半个青年人的时候。这相当于我提前参与了一个养小孩长大的过程,虽然只是看着。换成我去管他,可能早就忍不住揍他了吧。我比同龄人更加了解教育小孩的不易,比身边没有兄弟姐妹的了解,比身边有但岁数相差不大的了解。以后如果面对是否创造小孩这个问题,我也能够更加理性、更加慎重、更加负责地进行抉择。因为我明白生小孩不只是生出来那样简单,也知道很好地肩负生小孩带来的责任有多么艰难。

    我是在愤怒的漩涡中动笔的,写到一半却感到这些字不过是有感而发,没什么重心。没有就罢了,写到哪儿是哪儿就好了。我也该丢掉一些理智。